首页 >> 金州政务>> 重大项目>> 过剩产能 >> 文章内容

黔西南州煤炭产业发展调研报告

索引号:52230011/2017-196796 文章来源:州能源局 发布时间:2017/4/21 16:03:04 作者:黔西南州能源局 点击:35751 【字体: 【打印内容】【内容纠错】
索 引 号:  52230011/2017-196796 主题分类:  
发布机构:  州能源局 发文日期:  2017-04-21 是否有效:
名  称:  黔西南州煤炭产业发展调研报告
文  号:  
    根据州委副书记、州长杨永英 3 月 7 日在州政府四会议室召开全州煤矿生产和安全专题会议精神,要求州、县、煤矿企业三级联动,成立全州煤矿生产和安全工作专班,认真解决全州煤矿安全生产水平不高、综合机械化开采水平低、矿井规模小、煤矿灾害治理能力不足、煤矿产能不能有效释放和电煤保障供应能力不足等问题,提升州县相关部门的服务能力和水平,提高煤矿安全生产能力和管理水平,为我州“大电强网+大产业”发展战略提供能源保障。
    一、煤矿基本情况
    (一)煤炭产业发展现状
    1.煤炭资源赋存状况:
    全州含煤面积3248平方公里,分布在六个产煤县(市),普兴矿区是国家规划矿区,设计能力990万吨/年。600米以浅保有储量75亿吨,达到详查和精查的储量43亿吨。煤种以无烟煤为主(约占总量的90%)。煤炭资源总体特点表现为:资源量大,面积分布广,埋藏浅,易开采,煤质相对较差(以高硫和中高灰为主),煤层厚度变化大,地质构造属于中等到复杂。
    2.煤矿现状:
    生产矿井:我州现有生产矿井87个,产能2115万吨(含13个煤矿核增产能261万吨)。其中,2017年计划关闭11个生产矿井,去产能189万吨;有18个煤矿由于煤矿事故、煤炭资源、煤矿债务和煤炭资金等原因长期不能生产,闲置产能335万吨,58个生产矿井中,有16家煤矿出现不同程度的生产接替失调,尤其是大中型煤矿不能达产和复产(如糯东煤矿、振兴煤矿和郭家地煤矿等),严重影响全州的煤炭保障供应。除去煤矿停产整改隐患等原因,预计2017年全州煤炭生产实际产量在1200万吨左右,全州煤炭供应将处于趋紧状态。
    建设矿井:全州建设矿井26个(含试运转1个),产能740万吨。截止目前,正常建设矿井5个,产能165万吨,其余的21个由于煤矿兼并重组,设计产能发生变化,手续不全,无法正常建设。
    3、煤炭洗选加工
    全州现有各类洗煤厂62户,设计洗选能力6810万吨。目前维持生产的洗煤厂不到20家,绝大部分洗煤厂长期处于停产和闲置状况;煤矿配套洗选厂29个,设计洗选能力2220万吨(25个60万吨,4个120万吨,一个240万吨)。
    4、煤矿复工复产和煤炭生产销售情况
    截止3月31日,全州煤矿复工复产58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9个,煤炭累计生产销售煤炭177万吨,采掘失调导致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45万吨。
    5、煤矿集团化改造情况
    根据贵州省煤矿兼并重组领导小组要求,所有煤矿都要进入煤炭企业集团,我州部分煤矿业主按要求在州内注册了12个规模150万吨以上的企业集团。我州有102个煤矿(含矿权)企业加入本地煤矿集团,有62个煤矿(矿权)加入外地煤矿集团,目前,还有13个煤矿(矿权)未进入集团。
    6.煤矿兼并重组情况
    按照贵州省煤矿兼并重组领导小组要求,我州编制了煤矿煤矿兼并重组规划,要求当时的177个矿权中的168个参加煤矿兼并重组,重组后为100个煤矿,但获煤矿兼并重组领导小组批复为80个。2013年9月贵州省煤矿兼并重组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煤矿兼并重组实施细则,煤矿企业可以按照关闭一(矿)保留一(矿)的原则压缩煤矿数量,可以在全省范围内购矿关闭后自由选择保留相应数量的矿井,目前,我州已在州外购买34个煤矿关闭,预计本轮煤矿兼并重组后煤矿(矿权)将在100个以上。
    7.全州煤矿淘汰落后产能情况
    2013年以来,我州关闭煤矿31个,淘汰落后产能393万吨,部分煤矿在州外购矿关闭34个,淘汰落后产能304万吨,共计为全省化解煤矿过剩产能699万吨,提前完成我州和省签订的化解煤炭过剩产能610万吨的目标任务。
    8.“五化”改造情况
    全州76个生产矿井中(不含2017年计划关闭的11个生产矿井)有27个实现机械化开采(综合机械化矿井11个,高档普采16个),占42个正常生产矿井的65%,机械化率在全省处于领先水平。
    二、专班工作开展情况
    根据州委副书记、州长杨永英 3 月 7 日在州政府四会议室召开全州煤矿生产和安全专题会议精神,各组组长从3月10日开始带领专班人员深入到煤矿企业一线,围绕煤矿产能释放、“五化”改造、安全生产等工作重点进行逐矿开展工作,与煤矿企业座谈,逐矿把脉问诊,深入分析各煤矿生产、建设面临的突出问题,形成一矿一策档案,及时发现和解决煤炭工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并和煤矿企业共商煤矿企业发展之路。
    三、煤炭产业发展存在问题
    (一)煤矿自身存在的问题
    1.我州大部分煤矿均处于贵州省划定的煤与瓦斯突出区域,煤矿自身灾害较大,安全生产投入较大,生产成本较高;
    2.煤矿业主产业发展思维滞后,老是被政策赶着跑,部分煤矿一直在建设的路上,低标准重复建设抬高煤炭生产成本;
    3.对国家产业政策吃不透,煤矿安全生产投入信心不足;
    4.煤矿安全生产基础薄弱,投入不足,安全欠账多,综合机械化升级改造进度迟缓,全州今年要实现30个煤矿综合机械化开采存在较大困难,不能有效释放煤炭产能;
    5.企业融资困难,启动资金缺乏。近几年,煤炭市场的长期低迷,造成我州80%以上的煤矿企业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在银行和民间都有或多或少的贷款,同时,银行对煤矿采取抽代和惜代措施,煤矿融资困难重重,部分煤矿仍然不能及时恢复生产;
    6.前几年,大部分煤矿只采不掘,导致煤矿采掘严重失调和采区接替紧张(糯东煤矿和振兴煤矿也在其中),尤其是我州绝大部分兼并重组主体煤矿未启动新井建设,将影响我州煤炭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7.煤矿井下职工工资与其他行业地面职工工资差距较小,加上不能按时发放工资,造成煤矿职工队伍严重流失,煤矿井下一线职工数量不足,更为严重的是一线职工80%以上都为60和70年代人员,
    8.煤矿企业集团空心化,集团对下属煤矿没有实质性的控制权、管理权,对矿井发展、投入没有决定权。  
    (二)产业政策导向问题
    1.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与煤炭持续保障供应衔接不好,对淘汰关闭煤矿有较强行政手段,对煤矿如期完成建设没有政策支持,形成煤炭供应持续紧张局面;
    2.煤炭产销不衔接,煤炭生产企业和用煤企业不联动,以煤炭为基础能源的工业体系不健全,煤炭缺乏下游产业支撑,煤炭生产企业没有自己的煤炭加工转化产业,用煤企业没有自己的煤矿生产企业;
    3.部分企业对我州煤炭资源圈而不探、围而不采,造成规划的大矿建设滞后,对我州煤炭产业发展没有很好的引领作用;
    4.煤矿生产结构性矛盾突出,我州113家煤矿,9万吨矿井20个,占总数的17.6 %;15 万吨矿井41个,占总数的 36.3%;21万吨矿井6个,占总数的5.3%;30万吨矿井40个,占总数的35.3 %;45万吨矿井3个,占总数的 2.6%;60万吨矿井1个,占总数的0.8%;90万吨矿井1个,占总数的0.8%;120万吨矿井1个,占总数的0.8%。
    5.淘汰落后产能没有与煤炭产业转型升级有机结合。煤矿兼并重组是为了促进煤炭转型升级,要求相邻煤矿整合,扩大井田面积和资源量,做大做强煤矿,提高煤矿生产规模。然而,兼并重组实施细则明确可以按照“关一保一”原则进行,导致我州有34个(目前统计)煤矿企业在州外买矿关闭,没有达到煤矿兼并重组的初衷。煤矿井田面积没有得到有效提升,不能形成规模化开采;
    6.我州在逐年按照省煤矿兼并重组领导小组的要求关闭煤矿化解过剩产能(393万吨),煤矿数量在逐年减少(从144个减少到目前113个)。同时,省煤矿兼并重组领导小组批复实施方案的煤矿因相关手续办理时间长和煤矿资金困难,没有及时开工建设已批复的规模矿井,导致新建设煤矿不能如期投产,严重影响煤矿产能有效释放,导致煤炭供需紧张;
    7.部分煤矿至今未进入煤矿集团,国家和省级层面没有相应的处置措施,在州级层面只能加强监管,等待省级出台处置办法。
    (三)政府服务方面存在问题
    1.个别省级政府部门服务意识差,煤矿办理手续时间长。目前,我州没有一家已批复兼并重组实施方案的煤矿完成手续办理,具备开工建设条件;如安龙县炜烽煤矿在省国土厅办理采矿许可证变更手续已花了2年多时间还未获得批准,普安县马刀地煤矿与安福煤矿整合换发新采矿许可证办理也有1年多时间;
    2.部分煤矿管理部门人员服务能力不足,对煤矿安全生产把控能力不足,在安全监管过程中,对煤矿隐患致灾程度拿捏不准,在煤矿停产和不停产整改选择中,往往选择停产整改回避责任;
    3.对煤炭产业发展理解有偏差,常常会认为加强煤矿安全监管就能促进产业发展,实际上,每次产业发展都是主要靠及时的产业政策引导;
    4.政府部门不联动,环保部门将龙头大山划为自然保护区,导致龙山片区的10个煤矿在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时因涉及自然保护区,环评报告评审不能通过,采矿许可证难以延续;
    5.煤炭产业发展与法制服务不配套,导致相当部分煤矿涉法涉诉案件多,煤矿经济纠纷大。比如,计划淘汰关闭退出的一部分煤矿因涉法涉诉,执行关闭退出比较困难;如兴义市富兴煤矿、兴义市革新煤矿和兴仁县菜籽田煤矿;
    6.政府部门安全监管(服务)人员的数量、能力和知识更新与现代化煤炭产业发展不协调,人员不足和知识缺陷难以满足现代化矿井的管理需要;
    7.道路运输秩序混乱,霸王运输时有发生,超限运输执行标准千差万别。
    (四)其它问题
    1.煤矿“五化”升级改造服务保障体系不健全,需要大量的服务人才和相应服务机构;
    2.煤矿“一矿四厂”建设需要大量土地,村民漫天要价,征地非常困难;
    3.煤炭长期开采给当地造成一定的地质灾害,造成山体滑坡、地标塌陷和水源枯竭等影响,煤矿和当地村民纠纷不断;
    4.绝大多数煤矿没有真正实现双回路供电,煤矿比较集中的地方,煤矿按照“五化”要求建设,地方供电难于满足;
    5.现有煤炭运输通道难于满足煤矿综合机械化开采后的煤炭运输要求,晴隆县北部煤炭运输尤其突出;
    6.除兴义市外,煤炭个人所得税没有执行计价征收要求;
    7.煤矿矿区非法建设比较普遍,影响煤矿正常开采秩序;
    四、目前国家和省煤炭产业发展政策导向
    1.坚决淘汰关闭落后产能。2017年全部关闭退出9万吨煤矿,2018年关闭退出大部分15万吨煤矿,2019年全部关闭退出15万吨和21万吨煤矿,以及30-60万吨资源开采条件差的煤矿。
    2.大力推进智能机械化开采。2017年全省实施煤矿生产辅助系统智能化改造20处,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11处,2018年全省实施煤矿智能化改造150处,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30处,2019年全省实施煤矿统智能化改造180处,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94处,2020年全省实施智能化改造53处,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49处,全省综采率达85%。
    3.加快释放先进产能。有序推进兼并重组煤矿建设和煤矿综合机械化改造,建成一批和完成改造一批,科学增加和释放先进产能。
    4.实施方案已获批复的兼并重组主体煤矿根据兼并重组政策可以保留一套独立的生产系统到新井建成投产。
    五、工作措施
    1.提高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一是各专班要严格按照“一矿一策”要求管理煤矿,为煤矿提供技术、政策、证照办理等多元化服务,因矿施策,积极推进煤矿转型升级改造,提高煤炭安全生产保障能力;二是突出重点难点,推动停产煤矿尽快复工复产。按照煤炭生产和安全专班的工作要求,加强对停产煤矿进行对点帮扶,指导帮助煤矿企业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尽快恢复生产;三是积极反映,争取更多省级层面的资金支持。煤矿由于前几年连续亏损,资金运转困难,融资渠道不畅,现在煤矿综合机械化改造和兼并重组主体煤矿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积极向省政府如实反映,争取得到省级金融部门的支持;四是积极引进现代化新型矿井的技术管理人才,提高服务水平和服务质量,增强煤矿安全生产的把控能力,做到安全方面有保障,煤炭产量方面有增量;五是敢于担当,有所作为。专班人员既是煤矿安全生产的督查员,也是煤矿的服务人员,提高自身对煤矿安全生产的把控能力,根据煤矿进行的隐患和灾害治理情况,必要时尽量缩小煤矿井下的停产(停建)范围,驻矿督察员督查煤矿及停及改,县(市)煤炭安全生产管理部门部门及时验收复产,做到安全生产两不误。
    2.强力推进煤矿机械化工作,确保2017年全州30个煤矿实现综合机械化改造目标。一是各专班要根据煤矿井田面积、资源赋存和巷道断面成型情况进行实地勘察,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有序推进煤炭综合机械化改造工作; 二是借鉴广西百矿集团对普安县安福煤矿和开泰煤矿进行综合机械化改造的经验,积极引进优强煤炭企业对我州有需要的煤矿进行综合机械化升级改造,实现产业升级。三是为煤矿拓宽综合机械化改造渠道,引进有资质的煤炭综合机械化开采托管队伍供煤矿选择,引进有综合机械化设备的租赁公司供煤矿选择。四是州能源局积极和省能源局协调沟通,力争我州的机械化矿井均能通过生产能力核定提高煤矿的合法产能,有效释放先进产能,煤炭生产量有效提高。
    3.坚决关闭落后产能,解决煤矿安全问题。一是根据国家产业政策和煤矿兼并重组实施方案,认真排查甄别,形成煤矿关闭退出清单,有侧重的安排煤矿有序退出;二是利用法制手段解决关闭退出煤矿的债权债务问题,协调并推动开采工艺落后的小煤矿提前关闭退出;三是依据《省人民政府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安排好我州2017年的煤矿关闭退出目标。2017年我州计划关闭煤矿10对,化解产能138万吨,力争关闭15对,化解产能279万吨,超额完成省政府下达给我州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任务。
    4.发展煤炭下游产业,构建煤电联动机制,实现煤炭产业长期稳定发展。一是为用煤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为电力企业与煤矿企业搭建联营平台,引导现有煤矿和用煤企业实施股份改造,互促发展,延长产业链,减少中间环节,降低生产成本,实现优势互补,提高抗风险能力,真正做大做强我州的煤、电、网+产业,真正实现煤炭就地转化增值;二是按照“三个相对满意”的原则落实好煤电企业长协购销合同,煤炭订购量不得低于年用量的60%。
   5.吃透政策,抓住工作方重心,实现煤炭总量新增。一是积极协调省级相关部门,缩短兼并重组主体煤矿办理新系统开工建设手续时间,保证每年有一定数量的新型矿井建成并有效释放产能,增加煤炭供给能力;二是鼓励相邻矿井进行整合,扩大井田面积,实施综合机械化规模化开采,提高单井规模,增加煤炭产量;三是实施煤矿综合机械化改造升级,通过核能手段提高产能;四是专班人员重点帮助采掘失调的煤矿,尤其是中大型煤矿尽快大能达产,释放产能;五是刺激现有煤矿生产的积极性,提高煤炭生产总量。提高煤矿复工复产率,增加煤矿生产数量,提升煤炭生产总量,供完电煤后有一定数量的市场煤,提高煤矿效益,刺激煤矿多生产。
   六、结束语
   通过专班人员认真、细致全方位服务,按照“一矿一策”精准施工,我州煤矿综合机械化改造目标如期推进,安全形势持续好转,煤矿采掘失调现象得到有效改善,煤炭供应能力会显著提高,煤炭产业良性发展,“煤电网”产业深度融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