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留言显示

煤矿安全事故谁来监管

留言时间:2014/9/28 15:26:24 回复时间:2014/10/1 16:24:50 查看:3584
标       题:  煤矿安全事故谁来监管 来信时间:  2014/9/28 15:26:24
信件编号:  11057 处理状态:  办理完毕
来信内容:

  2014年8月12日,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仁县下山镇,大块田煤矿发生一起一人死亡事故,死亡原因扑朔迷离,至今公安机关也没有给家属一个合理的答复。

   2014年8月13日,镇政府书记和镇长,还有相关人员前来处理,在回到死者家属家里协商赔偿事件事说“只要主动把尸体拉回家安葬,不影响公安机关的正常办案程序,一定帮助家属到大块田煤矿去找相关人员索要赔偿金,一定按国家标准死亡赔偿,不让老百姓吃一点亏,要我们一定要相信政府。就这样,我们家属相信了所谓的下山镇《人民政府》,于当天晚上把人拉到山上去安葬,第二天中午,也就是2014年8月14日,家属正准备去找下山《人民政府》协商赔偿一事时,接到了政府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要求家属写一份自然死亡的申请表交上来就可以了,对于赔偿的事情一字不提,如果不写的话,一分钱也拿不到。”听到这话,我们觉得不可思义,既然是赔偿,为何要写自然死亡呢?出尔反尔,难道他们所说的话就像放屁一样,放完就算吗?经过再三思考,我们家属没有写这份申请,政府看不到这份申请,于是就不管不问,把这事情一拖再拖,一直到了9月3日,还在兴仁普法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下山镇妥善处理一起意外死亡事故》,正文如下

      2014年8月12日21:38分,下山镇接大块田煤矿守矿人员周汉方报称在已封闭的大块田煤矿主井内发现一具尸体。

8月13日上午,政府组织相关成员单位到现场进行处置。经查实,死者系当地一岑姓村民从已封闭的井盖缝隙处潜入井内盗采光缆线,因缺氧导致身亡,属于意外事件。根据县领导现场安排,由下山镇党委、政府做家属思想工作,于是下山司法所及相关人员组织家属及相关人员做其思想工作,同时认真细致地解释了大量相关的法律法规,经过反复的努力工作和宣传,家属方放弃赔偿要求和将尸体停放在煤矿上的行为,并且,当日晚上八点时许,家属已将尸体安葬。

通过处理该起死亡事件:一是有力地教育了村民‘只要在煤矿上发生死亡或伤残事故,就一定要求煤矿赔偿’的“诉求”;二是进一步增强现场村民的法律素质。作者:王勋

      以上所说并非事实,他们打着为人民请愿的旗帜却中饱私囊,如果没有得到《人民政府》的承诺,家属又怎么会把尸体拉回来,而且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的情况下就安葬了呢?所谓下山镇人民政府的一些贪官污吏到底收了煤矿的多少好处?天理何在???如今,死者已去,留下两个快60岁的老人和一个不满周岁的幼儿,而且幼儿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今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如今的社会昌导照顾孤寡老人,帮助贫困村民,难道下山镇相关人员对贫穷家庭的帮助就是这样?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2014年8月11日晚上,死者岑明兴在当天晚上正好上夜班,夜里1点多钟的时候就不明不白的失踪,在他失踪前,家属和村民都有到(大块田煤矿洞口)查看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8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家属去派出所和煤管站报案,接到报案后,两个单位的相关人员也来到煤矿一起查找,同时也去了(大块田煤矿)洞口,用电筒从45厘米宽的缝隙处往里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并且派出所的警官和煤管站的工作人员还拍着胸堂说,这个洞里(大块田煤矿)决对没有人,还是到别的地方去找,就这样,相关人员相距离开了矿区,之后家属和村民四处寻找,仍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情急之下,家属于下午14点左右再次报警,要求警方和煤管站的工作人员去(兴民煤矿)查找,可是警官和煤管站的工作人员却说没必要去(兴民煤矿),去了也找不到人,见意家属去别的地方再找找,或许能找到,就这样,家属再一次被所谓的”人民警察“用冠冕堂皇的话给打发回去,万般无奈,家属和村民只能独自寻找,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可是在2014年8 月12日晚上9点左右,家属接到守矿人员周汉方的电话,说在(大块田煤矿)矿洞里发现一具尸体,有可能就是岑明兴,于是家属马上赶到(大块田煤矿),并且在洞口用手电筒往里照的时候发现离洞口处10.04米(距离是后来公安人员测量出来的)躺着一个人,当时不敢进洞也不敢确认到底是谁,于是再次叫周汉方报警,警察赶到以后还说白天都没有发现里面有人,怎么晚上又发现有人呢?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于是派人拉起警戒线,并对家属说:“只有等13号白天让刑侦人员来了再下去洞里查看具体情,其它闲杂人可以先行回家。家属也等到晚上23点多钟才回家。说到这里,我有个疑问,为什么8月12日报警时警察和煤管站的人员不去(兴民煤矿)找一找呢?从第二次报警8月12日(下午14点到晚上21点这段时间)警察和(兴民煤矿)的相关人员又在做什么呢?难道这方面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密秘?

      2014年8月13日早上11点左右,镇政府,县政府,还有刑侦科,法医,公安都到现场,当时刑侦科的人员要到井下查看尸体的时候,家属一再强烈的要求一起进去看看清楚,可是遭到政府的强烈反对,不允许家属进洞,就这样,大约过了一个钟的时间,刑侦人员出来了,在回到死者家中协商的时候,镇长和书记还有公安局局长告诉家属,在死者旁边发现一个包,里面有一把钳子,初步认定死者有进洞偷盗的可能,说不好当着群众的面前宣布,这样对家属的影响不好,只要家属把人拉回来,不要影响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明天再帮忙去找(大块田煤矿)协商赔偿事件,还夸下海口,这种(小事),镇政府就能处理好,一定能让家属放心,只要配合政府,主动把尸体拉回家,明天一定陪同家属去找大块田煤矿协商赔偿一事,一定会按照国家标准来赔偿。就这样,为了不影响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家属只能按照所谓的镇政府说的去处理,当天下午16点左右把尸体拉了回家,在尸检过程中,发现死者头上,脸上,背上,腰上都有严重的伤痕,验尸官还说岑明兴是缺氧死亡,排出工伤或是他杀的可能,既然不是工伤也不是他杀,为什么死者头上,脸上,背上,腰上会有严重的伤痕呢?这一点,办案人员吱吱唔唔,也说不出一个所有然来。8月14日中午,家属正要去镇政府协商赔偿时,接到了政府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要求家属写一份自然死亡的申请书交到镇政府去就可以了,对于赔偿的问题一字未提,还说岑明兴是进去偷东西缺氧死亡,与煤矿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不写自然死亡的话,连一分钱的贫困补助金也拿不到,镇长,书记这一做法出尔反尔,实在令人气氛。

       既然是进去偷东西缺氧死亡,为什么岑明兴的头上,脸上,背上,腰上都会有严重的伤痕呢?而且在8有12日当天很多村民和派出所还有煤管站的工作人员都没在(大块田煤矿)发现岑明兴,可是为什么在8月12日晚上会发现岑明兴死在了(大块田煤矿)呢?为什么派出所的人员在发现矿洞里有人时会让家属离开,从晚上24点到第二天8点,他们这段时间又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是否会有栽赃陷害的可能?这一点存在太多的迷团。至始至终,家属都没有看到所谓的钳子和包。(大块田煤矿)在2010年11月份的时候已经停止生产,从2010年11月到2014年4月18日止,洞口一直敞开的,里面的所有设备均已拉走,就算剩下一些破铜烂铁,在4月18日前早已不见踪迹,又何来进洞东西的说法呢?单凭一个包和一把钳子就能证明死亡偷采光缆,为什么不怀疑是在工作中出现事故后被人拖进去的呢?下山镇所谓那些为民请愿的人,草菅人命,谁有钱偏向谁,完全无视村民的生命。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回复
回复单位:   
回复时间:  2014/10/1 16:24:50 
回复内容:

岑明标同志你好!

因前段时间网站进行升级改造,未能及时答复你的留言,深表歉意。

你留言的问题建议向上级安监部门进行反映。

非常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关注。

来信人满意度评价 (来信人请到“我的留言”进行评价)
评价结果:
来信人尚未评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