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留言显示

林场成员非法强占地我住房房当头树木及台子田边林地。

留言时间:2015/1/2 14:41:04 回复时间:2015/1/5 16:24:50 查看:3727
标       题:  林场成员非法强占地我住房房当头树木及台子田边林地。 来信时间:  2015/1/2 14:41:04
信件编号:  12898 处理状态:  办理完毕
来信内容:

党领导们!

        您们好!。

我是高棉乡嘎扒村小寨组村民:吴锡华,就林场成员非法强占我住房宅地周边房当头菜地上树木及台子田边林地,涉及1989年一桩冤案,具体情况如下。

事由:1、林场成员非法强占我住房宅地周边房当头菜地上树木及台子田边林地。

      2、高棉乡政府、党委,乡长:刘凡富、党委书记:舒应坤,1989年时任时任高棉乡的地方父母官不分清浑皁白将我住宅周边菜地上的树木及台子田林地判归属林场所有,毫无任何依据,作为一方父母官是否严重违纪问题,我提供证据给组织调查。

详细情况如下:

在1988年腊月,我将住宅房当头菜地上的4棵杉树砍伐后放在家中堂屋里,等到来年按照农村习俗装饰大门,1989年农历4月林场成员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等为首的林场成员代表将我台子田林地上的树木卖30棵给本村下黄泥坡肖月宏,我并到乡政府反映情况,林场成员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等为首的人员反而说归属权是林场所有,其三人当时是小寨彝簇头领,我无可奈何,自己的树林别人可以卖,自己在6月14日将台子田地树林里的10棵树木买给大沟头刘小亮,每棵5元,之前双方僵持不下的争论也无任何三方机关正式下文判归任何一方,7月12日像往常一样,天刚亮时去井边挑水,当时林场成员都在水井边清洗刚杀的狗、鸡、鸭等,当时还开玩笑说谁家摆酒,还以为是农村请巫师什么的,没有仔细盘问,我当时还开玩笑说晚上来帮你吃,要不吃不完那么多,大家说说笑笑的,平时邻里之间非常和睦,挑水后我并上山去干活去了,当时爱人描述早上起来看见乡长“刘凡富”及陪同乡领导干部及林场成员,当时路过门口时李月良问吴锡华在家没有,爱人胡其飞回答;上山干活去了,李月良说:他盗砍林场林木今天必须交出来接受罚款,否则将坐牢,爱人胡其飞说:吃饭后我就去叫他回来,做早饭给孩子吃了就牵上耕牛上山一边干活一边放牛,刚刚出门往山上走,到一个小地名为大洼梁子的地方,就被本组林场成员:李月良、李月方、毛范国等人拦下从爱人胡其飞从手中抢去耕牛,理由是吴锡华盗砍林场林木,我们将其作为罚款,并发生争吵,农村妇女由于没有文化也没管什么道理就骂其三人,就遭遇三人殴打,当时怀有身孕,差点将其爱人打至流产,此时三人已经是酒醉状态,得我二哥吴锡周急时制止才未造成悲剧发生,后来同村上嘎坝霍正权爱人在 “大洼梁子”下面的地名为:席草田的地方采猪菜,听到其争吵声是爱人胡其飞,事后上去将爱人救起后到江西坡医院治疗,我干活回家才听大儿子吴明清说中午三点多林场人员在乡政府、党委,乡长刘凡富,党委书记:舒应坤的助阵之下从住房大门翻上去把放在堂屋的木料全部搬走了家里粮食也被搬走了留下够吃两三天的粮食,我并去找毛范国、李月良、李月方问清事情缘由,他们说我盗卖林场林木将我耕牛作为罚款,叫我交清罚款后就可以拉回耕牛。

罚款单据内容如下:

(1)“关于小寨吴锡华盗卖林场林木处理决定”这张按照我1989年6月14日盗卖台子田林木10棵,住宅房当头合计6棵,从我家中抄家没收4棵,其中2棵是我在1982年建房时候砍的,到1988年时隔6年之后,还写明为送我,将我自己树木送给我此等情况属荒唐,以卖10棵树所得50元,罚款200元,合计250元,就将我耕牛作为罚款,并且限期7月17日之前交清罚款,并付清喂牛的看管费及草料钱,砍我住宅房当头的树木归属权归属林场所有,此举毫无依据。

(2)“ 关于对吴锡华砍伐林场林木的处理决定”此罚款单据罚款20元,是重复将我1989年6月14日盗卖林场林木从新罚款一次。由于不识字只是知道交钱罚款,这样荒唐之事无法形容。

(3)“领条”养我耕牛的看管费及草料钱“领条”款项21元,其领款人是:舒艳,这些都是有依据存在的,舒艳是舒应坤的亲属,从此罚款单据可以看出舒应坤和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等勾结,存在乱纪问题依据。

(4)“领条”林场在领取处理10棵树50元钱,“领条单据”李月良签字领条上注明“农林特产税由林场支付”,但是又将45.5元的税款,由我支付,有单据为证,当时农业特产税可以按照当年的增收标准核算,是否存在违纪问题一目了然。

我并四处借钱交了罚款。每次交了钱就给我一张罚单,可是一天天过去快一月后还不见退回耕牛,后来我发现交了钱只有领罚款单,后面“农业特产税”收这些单据是确实找不到什么罚我款理由了,才胡乱开具“农业特产税”等单据,就此我也没继续借钱交了,反正该借的亲戚朋友都借了,就这样耕牛没了、粮食也没有了等不到秋收就上山挖野菜度过等待秋收,由于不识字这些单据和罚款条子至今保存完好,由于没有耕牛日子过的越来越困难,失去耕牛后粮食年年不够吃,后来几年里我一直没有耕牛,我就在有争议的地块,台子田边上树林买点树买头耕耕牛,不料此事在起波澜,树木还未运输出树林,就被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李正等带领林场成员拦下,更可怕的事情随之而来,一天夜里凌晨两点左右,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等人突然闯入我的家中,首先将我控制,将其跪着一排,逼我全家喝下毒药,当时已是家中粮尽之时,制造我全家自杀现象,我根本无力反抗,毛范国是村里出名的说打就让你心惊胆寒的人,也是小寨当时地皮,在小寨组的这小组里面也是很多人都怕他,就在这万分危急时克,我二哥吴锡周出现才制止悲剧发生。我当时哀求他们,我林场住房宅地能给我就可以了,因为房子无法移动,台子田树林我可以不要了,希望放过我的家人,此后日子过的更加困难了,爱人胡其飞因受不了一贫如洗的家庭也逃离了,全家开始逃亡之路,留下小儿子吴标给两位八九十岁白发苍苍的父母,大儿子逃至福建漳州,因年龄小,由于常年吃野菜导致营养不良,身材矮小像个孩子,根本找不到工作,就在火车站一带乞讨,后来得到好心人帮助并将其在工厂培养,成为企业中层管理,女儿吴艳逃至福建后本来去找大儿子吴明清,不料来到福建漳州不知吴明清去向,我也曾经到福建找过大儿子去过的地方,多方打听还是音信全无,由于父母年龄太大了无暇照顾小儿子吴标,我放弃寻找大儿子的念头,回家一边种地照顾小儿子上学,全家此时已是联系全部中断,后来两年后大儿子吴明清写信回家说得到好心人的帮助培养,并且成为国内著名卫浴企业的一名管理人员,这时候才放下心来,从此大儿子赚点钱才慢慢支撑起这个家,让我痛心的事是小儿子吴标因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后来走出社会成为危害社会的人,在上海抢劫被判刑,这些原本归于该纠纷案造成的后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归属。

故此我当时误将我二哥吴锡州作为被告,其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等人在小寨彝簇寨子里是彝簇头领,汉簇没有几家,逼我二哥参与他们阵营,由于汉簇势单力薄,我二哥也无可奈何,要是没我二哥的忍辱负重相救,我全家早就死于哪个乱世年代了,这些事情我多次和大儿子吴明清谈到,就林场成员;毛范国、李月方、李月良等人村乡干部勾结,将我住宅地房当头菜地及台子田边上林地归属权纠纷案从新翻案,但是大儿子始终说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当时的事情比较复杂参杂民簇与民簇之间矛盾,现在是和谐社会,如果翻案会引起邻居之间不和谐,激化新的民簇之间矛盾,和平共存,如今不是靠土地和树林生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就此我也没多想,觉得孩子心胸宽阔,如今有这样的想法就算了,那也是有时代胸怀,但是我在2008年新建现居住房的野羊洞丫口的房子时候,砍伐台州田边的树木来建房用时候,林场成员再次叫上高棉林业站长:郑登宾前来说我砍林场林木,此事再起波澜,但是我说我是砍我自己的树木怎么会是林场的,以为过去那么多年应该会放过我了,没想到还是不肯放过我,现在党和国家领导人执政已经不在是那个年代山高皇帝远,任其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就此政府开具收据先将木材暂时收去保管,并开了收据,我在此感谢政府和党领导,避免了我的经济不受损失,但此后我多次去找乡长和书记反映情况,从2008年至今转眼过去五年也不见将“台子田边林地”归属权断归任何一方,我相信党和政府会明白是非曲直,明察秋毫,公平、公正。

申请要求:

1、依法退我树木、耕牛及相关罚款金额按照当时物价给以赔偿,粮食及抄家财物不给追究,无任何资料证据。

2、将此林权归属纠纷翻案从新调查,因林地归属权给我所造成的一系列经精神损失要求赔偿,给我家庭伤害的一切作为依据,照相关国家法律法规进行清算,并照价给以赔偿。

3、高棉乡政府、党委,乡长刘凡富,党委书记:舒应坤,等地方官员是否违纪情况,希望相关部门给以调查,此事公布于众,像河南省兰考县担任县委书记“焦裕禄”这样的好官受广大人民的爱戴,也是成为各界人士学习榜样,但是“刘凡富、舒应坤”等地方干部,20多年前的高棉地方父母官若有违纪也应该公布于众。

         此  致

                                                                                                                                                                                                     申请人:吴锡华

                                                                                                                                                                                                      2015年1月1日

本人手机:182 9600 1863

回复
回复单位:   
回复时间:  2015/1/5 16:24:50 
回复内容:

吴锡华同志你好!

        因前段时间网站进行改造,未能及时处理留言,深表歉意。

        对于你反映的第一个问题,建议你先向政府部门申请土地确权,确认土地是由你承包经营管理。然后再向法院提起侵权之诉,如因经济困难等因素,可拔打12348申请法律援助。

       对于第二个问题,建议向纪检部门反映。

      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关注,下步我们将进一步改进工作,最大限度为群众服务。

来信人满意度评价 (来信人请到“我的留言”进行评价)
评价结果:
来信人尚未评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